789790百万论坛转载各坛资料,789790百万论坛资料,神算子,338822.com——昭通市新闻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卡·马克思晚年年谱(1875-1883)

发布日期:2022-09-06 23:32   来源:未知   阅读:

  •   1875-1883年是马克思生命历程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时期,这一时期马克思最重要任务是继续撰写《资本论》第二卷、第三卷。从年谱可以看出,马克思阅读了大量资料,资料范围非常广泛。马克思决不是浮躁的“政论家”,而是一位功底扎实的学者。

      5月5日 马克思寄给威·白拉克一封信,信中附有寄给爱森纳赫派整个领导的对德国工人党纲领的批评意见,后来这些批评意见被称为“哥达纲领批判”。

      5月8日 马克思通知俄国革命者彼·拉·拉甫罗夫,他已采取措施妥善处置同俄国通信的秘密地址。

      5月20日—8月 马克思作了多次计算,以便说明剩余价值率同利润率的差别。他所做的这项工作,以后成为“资本论”第三卷第三章(“利润率与剩余价值率的关系”)的基础。

      6—9月 马克思和恩格斯从法国、比利时、丹麦、葡萄牙和美国社会主义者那里,获得有关这些国家工人运动情况的消息。

      6月18日 马克思特别重视德国化学家和生理学家摩·特劳白关于制造人造细胞的试验;在给拉甫罗夫的信中,他指出这种试验对解释地球上生命的起源具有重大意义。

      8月初 马克思在恩格斯参加下修订了德国社会主义者约·莫斯特所著“资本和劳动”一书,准备出第二版。该书是对“资本论”第一卷的通俗概述,于1876年在克姆尼次(卡尔·马克思城)出版,1878年在美国出版了英译本。

      8月13—14日左右 马克思赴卡尔斯巴德途中,在美因河畔法兰克福逗留;他访问民主派的“法兰克福报”编辑部,并同编辑列·宗内曼进行长谈。

      8月15日—9月11日 马克思在卡尔斯巴德治病。和俄国社会学家、历史学家马·马·柯瓦列夫斯基经常见面。

      9月11日 马克思在离卡尔斯巴德返回途中,去布拉格会见德国民主派政论家麦·奥本海姆。

      9月20日以后—10月 马克思又开始紧张地研究政治经济学,特别是花费许多时间研究俄国的土地关系。在阅读1875年柏林出版的俄国自由主义反对派代表人物尤·费·萨马林、亚·伊·柯舍列夫、康·德·卡维林的书籍时,马克思做了详细的札记。

      10月9日左右 马克思和恩格斯接到意大利社会主义者、国际米兰支部的领导人恩·比尼亚米的一项建议,在他所出版的“社会主义丛书”中刊印一卷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著作。

      11—12月 马克思研究了有关农业化学(尤其对亚·尼·恩格尔加尔特的“农业的化学基础”一书做了详细的摘要)、物理学、政治经济学的专著,特别是有关土地问题的专著。阅读了伊·伊·帕特拉夫斯基的“1700—1762年俄国金融市场”一书和恩格尔加尔特的“俄国农业问题”一文,同时研究了俄国总参谋部于1871年出版的“军事统计汇编”第四编,并做了详细的札记。

      11月末 马克思亲自校订的法文版“资本论”第一卷最后一分册出版。在该书的跋中,马克思指出“资本论”法文版和原文版一样具有独立的科学价值。

      1875年12月—1876年2月 马克思研究从俄国丹尼尔逊那里得到的10卷“征税委员会报告”和“省农民事务厅意见汇编”;他打算在最后校订“资本论”第三卷时能利用他所做的笔记。

      12月17日 马克思通知拉甫罗夫说,由于法文版“资本论”第一卷篇幅很大,他不能发表他编写的法文版主题索引。

      2月7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在伦敦德意志工人教育协会创立三十六周年纪念大会发表演说。马克思在发言中,强调了德国第一批无产阶级组织特别是者同盟所遵循的国际主义原则。

      2月中 马克思研究“资本论”第三卷的问题时,写了一段不长的说明:“级差地租和地租仅只是合并在土地内的资本的利息”。后来恩格斯把这段说明编入“资本论”第三卷第四十四章。

      3—5月 马克思研究了马·施莱登、约·兰克和路·海尔曼的许多生理学著作。

      4月初 马克思收到美国社会主义工人党创始人之一弗·阿·左尔格的一封信,信中介绍了工人运动的成就,并说有必要在美国工人中传播“宣言”。为此,他请马克思和恩格斯审阅一下海·迈耶尔的“宣言”原有译本。

      4月4日 马克思写信给左尔格,说他为了写作“资本论”,打算研究美国农业、土地关系和信贷方面的资料,并请他寄一些有关这些问题的书目。

      5—6月 马克思研究公社所有制形式;读了德国历史学家格·路·毛勒的著作。

      5月24日左右 马克思收到原巴黎公社委员、匈牙利工人运动活动家列·弗兰克尔从布达佩斯寄给他的一封信,信中有一些关于匈牙利土地所有制的资料。

      5月24—26日 考虑到德国小资产阶级思想家欧·杜林的反马克思主义观点,在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部分党员中间得到流行,影响日益扩大,马克思和恩格斯得出结论,必须在报刊上批判杜林的观点。

      5月28日 恩格斯在给马克思的信中,拟定了他批判杜林的著作的大纲和性质。

      9月16—22日 马克思从卡尔斯巴德返回伦敦途中,在布拉格拜访了奥本海姆,在列日拜访了原国际俄国支部积极活动家尼·伊·吴亭。

      1876年9月23日—1877年8月 马克思和白拉克通信,谈出版普·利沙加勒“公社史”德文版问题。马克思认为传播这一著作是党的一件重要事情,他亲自校订该书译文。

      10月21日 马克思事先通知拉甫罗夫,有一批俄国反动文人准备在伦敦出版杂志,向英国人介绍俄国的政治和社会运动。拉甫罗夫把马克思这封信的摘要,刊登在11月1日的“前进报”上。

      11月初 马克思将有关格莱斯顿政策的材料寄给英国激进主义者查·科勒特,以供“外交评论”(《Diplomatic Re-view》)利用。

      12月 马克思读格·汉森、费·德梅利奇、奥斯特罗日钦斯基-乌提舍诺维奇关于公社所有制的著作、弗·卡尔德纳斯关于西班牙土地所有制历史的著作和L.克雷马齐的“印度法和法国法比较”。

      1—12月 马克思继续研究俄国改革后经济和社会政治的发展情况,特别是俄国的土地关系。除其他著作外,还阅读了亚·伊·瓦西里契柯夫的“俄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土地占有制和农业”第1—2卷,米·瓦·涅鲁切夫的“俄国的土地占有制和农业”、巴·亚·索柯洛夫斯基的“俄国北部农村公社史概要”。

      2—3月初 马克思指示英国记者原国际会员马·巴里,要他撰文揭露格莱斯顿的对外政策。巴里的文章于3月初在一些保守派的报纸上发表。

      3月5日 马克思把“反杜林论”第二编第十章第一部分寄给恩格斯,这一部分批判了杜林对政治经济学史的看法。

      3月16日 马克思请拉甫罗夫编写关于俄国诉讼和行政处分的综合材料,以便把这份材料转给爱尔兰人下院议员凯·奥克莱里,让他在议会中发言时利用。拉甫罗夫满足了马克思的请求。

      7—8月 马克思阅读了俄国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伊·伊·考夫曼的著作“价格波动论”、“论货币和信贷学说”第一分册和卡·克尼斯的著作“货币。货币基本学说论”。

      7月23—29日左右 马克思常同从巴黎来会见他的德国社会人卡·希尔施见面。希尔施告诉马克思有关法国政治经济发展和德国社会状况的许多事实。

      8月8日 马克思把“反杜林论”第二编第十章的第二部分寄给恩格斯。马克思和妻子、女儿爱琳娜赴诺伊恩阿尔(德国)治病。

      马克思写信告诉左尔格,他正在根据俄国原文资料研究俄国的局势,说俄国正处在革命的前夜,革命的一切因素都已具备。

      10月19日 马克思把“资本论”第一卷手稿寄给左尔格,以便译成英文,并指出在准备出美国版的时候对正文应该作哪些修改。美国版没有出成。

      10月19日和23日 马克思在给左尔格和白拉克的信中,评述了德国社会的情况。

      1877年11月—1878年7月 马克思进行“资本论”第二卷第一章的付印准备工作。

      约11月 马克思写信给“祖国纪事”杂志编辑部,对俄国政论家和文艺批评家、民粹派思想家之一尼·康·米海洛夫斯基的文章“卡尔·马克思在尤·茹柯夫斯基先生的法庭上”作了答复。马克思在信中就俄国是否能绕过资本主义发展道路的问题,说明了自己的观点。这封信没有寄出。该信于1886年在日内瓦发表,1888年又在俄国的合法报刊上发表。

      1878—1882年 马克思努力地系统地钻研代数学,研究并摘录拉克鲁瓦、马克费林、欧勒、波茨等人的论文,做了许多专门笔记。在代数学中或在(当时人们所理解的)有限量分析中,马克思研究了分析无穷小的概念和运算的基本数学原形。继续钻研六十年代就已开始的数学分析。研究并摘录索里、布沙尔拉、欣德、霍尔、赫明格等人的著作。写了微分史大纲。

      2月4日和11日 马克思就东方问题写信给李卜克内西。李卜克内西在3月初出版的“论东方问题”小册子第二版的附录中,刊载了这些信的摘要。

      2月9日左右 马克思得到希尔施自巴黎寄来的关于法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消息。希尔施谈到出版社会主义报纸“平等报”的困难,并请恩格斯为该报写稿。

      3月底—5月 马克思阅读了考夫曼的“银行业的理论与实践”,做了详细的摘要,同时写了自己的大量意见。

      5月21日—5月底 马克思为了写作“资本论”,摘录了从美国收到的“劳动统计局第一年度报告”。

      5月底—6月 马克思继续加紧对农业化学和地质学的研究,阅读了朱克斯、约翰斯顿、科佩等人的著作,并做了摘录。

      6月12和27日 马克思给“每日新闻”和“法兰克福报”编辑部写了声明,揭露俾斯麦的信徒洛·布赫尔。声明于6月13日和29日发表。

      7月初 马克思写了“乔治·豪威耳先生的国际工人协会史”一文,揭露豪威耳虚假的论断,强调指出,世界各国正在组织的工人阶级政党无时无刻不在实现国际无产阶级团结的伟大思想。该文发表于8月4日的“世俗纪事”杂志。

      7月19日 马克思收到左尔格的来信,该信报道了社会主义工人党和德国社会人在美国的活动,阐述了美国的工人运动和总的政治形势。

      10—11月 马克思为了写“资本论”,阅读了保·罗特、A.奇孔奈、卡·迪·休里曼、L.柯萨、查·A.曼、A.沃克等人关于银行和货币流通史的著作,做了摘记,并写了批评意见。

      11月上半月 马克思从住在伦敦的柯瓦列夫斯基那里,得到“资本论”在俄国报刊中引起争论的消息。

      11月15日和28日 马克思在给丹尼尔逊的信中,指出“资本论”第一卷中的一些修改意见,说明这些修改在准备出版新的俄文版本时必须加以考虑,并请他注意美国在国内战争结束后垄断组织的增长和英国的工业危机。

      11月下半月—12月 马克思写作“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研究了土地关系史料,其中有汉森、斯·亚契尼的著作,有“1870年土地管理总局委员会年度报告”,还阅读了许多有关法国历史的著作。

      1878年12月—1879年1月 马克思继续仔细地研究金融和银行业,做了大量摘录和笔记,阅读了奥·吉斯特-达贝尔、约·路·莱伊、雅·维·崩纳、约·加西奥等人的著作。

      12月 马克思阅读了奥·卡斯帕里和艾·杜布瓦-雷蒙关于莱布尼茨的著作以及笛卡儿关于物理和数学的论文。

      1—12月 马克思继续进行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工作,特别是研究俄国和美国的文献资料。

      2月底 马克思阅读了他请丹尼尔逊编写的关于过去十五年中俄国财政和财政政策的状况的介绍。

      3月16日以后 马克思阅读柯瓦列夫斯基发表在俄国科学和文学政治杂志“言语”上的“评保加利亚宪法草案”一文。

      4月 马克思在给柯瓦列夫斯基的信中,提出自己对重农主义在政治经济学史上的意义的看法(在评论尼·伊·卡列也夫的“十八世纪最后二十五年法国农民和农民问题”一书的时候)。

      4月10日 马克思在给丹尼尔逊的信中,解释延期出版“资本论”第二卷的理由,说明欧洲和美洲经济危机的原因和后果,并谈到铁路的发展及其对资本积聚、对外贸易增长和人民群众状况的影响。

      6—7月 马克思和恩格斯为准备出版德国社会的秘密中央机关报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

      6月中—9月 马克思和恩格斯给工人运动活动家的信中,批评莫斯特领导的“”的无政府主义立场,批评莫斯特在他编辑的“自由”周报上攻击德国社会领导的全部活动,特别是攻击该党对国会讲坛的利用。

      6月中—8月初 马克思和恩格斯读了德国保守派政论家鲁·迈耶耳的“德国政界的滥设企业者和营私舞弊”一书(该书在德国被列为,是作者送给他们的),并做了摘录和札记。后来,恩格斯写“俾斯麦先生的社会主义”一文时利用了这些笔记。

      1879年下半年—1880年11月 马克思对已出版的阿·瓦格纳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第一卷。国民经济的一般性的或理论性的学说”一书提出批评意见。马克思表述并发展了“资本论”中所阐述的一系列价值论原理。

      8月 马克思从美国收到马萨诸塞劳动局局长莱特寄来的1874—1879年的报告和左尔格寄来的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和马萨诸塞劳动局的统计资料。

      8月初 马克思接到丹尼尔逊寄去的附有地方自治局统计资料的关于俄国财政和农业状况的详细报道。

      8月14日左右 马克思读了威·卡尔顿的“关于爱尔兰农民生活的特写和报道”一书;在8月14日给恩格斯的信中,叙述了他对该书及其作者的评价。

      9月10日 马克思收到恩格斯关于赫希柏格集团活动的报道以后,回信表示赞同立即反对这个集团。

      9月19日 马克思写信告诉左尔格,他对德国社会内机会主义者赫希柏格、伯恩施坦、施拉姆以及对发表无政府主义言论的莫斯特的态度,并把他和恩格斯通函德国社会领导人一事通知左尔格。

      大约1879年10月—1880年10月 马克思为了专门研究地租问题和整个土地关系问题,仍然十分注意有关公社的资料和文献。他阅读了柯瓦列夫斯基的著作“公社土地占有制,它的瓦解原因、过程和结果”,做了关于公社的性质、关于公社在各时代各民族中的地位和社会经济作用的详细摘记。

      马克思编写了“印度历史大事记”(664—1858年)。他特别注意英国人征服和奴役印度的历史。马克思所搜集的实际资料,主要是取自R.泽韦耳的著作“从古代至1858年消灭尊严的东印度公司止的印度历史分析”和蒙·埃耳芬斯顿的著作“印度史”。

      1879年底—1880年初 马克思阅读了尼·伊·柯斯托马罗夫的“历史专题论文和研究”。阅读时做了有关斯切潘·拉辛起义的摘录,并加了评注。

      1—12月 马克思写“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他重新写第二卷的第三编,马克思阅读了政治经济学(关于土地所有制,地租、农业和财政问题的)著作,并做了摘录。

      1880年3月底—1881年6月初 马克思常常受到俄国民意党人革命家列·加特曼的访问。

      3月底 马克思为“平等报”发表他的著作“哲学的贫困”写前言。前言作为编辑部的按语,发表在4月7日的报纸上。

      4月上半月 马克思应法国社会主义者的请求,编写“工人调查表”,其目的是为了弄清法国无产阶级的生活、劳动和斗争条件。“调查表”刊登在1880年4月20日的“社会主义评论”上,后来又单独印了25000份,在全法国散发。

      5月4—5日左右 马克思给恩格斯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的法文版单行本写导言。

      6月27日 马克思在给荷兰社会创始人多·纽文胡斯的信中,支持他准备用荷兰文通俗地叙述“资本论”第一卷的意图。

      8月—9月13日 马克思全家住在兰兹格特;会见了美国社会主义者约·斯温顿,和他谈论了俄国、德国、法国和英国的情况。

      8月24日左右 马克思和恩格斯从俄国统计学家和经济学家尼·阿·卡布鲁柯夫那里,收到他本人的著作“土地私有主经济概论”。

      约9—11月 马克思阅读俄国自由主义文学家巴·瓦·安年柯夫在俄国科学政治文学杂志“欧洲通报”上发表的回忆录“美妙的十年”,并且在页边上记下了自己的意见。

      9月12日 马克思在答复丹尼尔逊请他为俄国的一份杂志写一篇论述俄国改革后的经济的文章时,建议丹尼尔逊自己发表他所收集的有关俄国改革后经济发展的统计材料,并且同意丹尼尔逊利用马克思给他信中的内容。马克思在信中分析了英国经济危机的特点,指出在农业危机的影响下农民情况的恶化。

      1880年10月—约1881年5月 马克思数次会见英国政论家亨·海德门(他揭露英国殖民主义者在印度的掠夺行为的文章,引起了马克思的注意),对他发表在报刊上的文章提出了建议。

      1880年10月—1881年3月 马克思继续写“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研究了大量官方文件(蓝皮书)和关于美国经济发展的文献。

      10月3日左右 马克思收到希尔施从巴黎寄来的信,信中谈到准备在里昂出版“解放报”(《Émancipation》),谈到破坏法国工人党统一的边·马隆及其支持者(可能派)的立场。

      11月4日 马克思请求纽约的斯温顿在美国筹集经费,援助德国反社会党人非常法的受害者。

      11月5日 马克思向左尔格介绍了法国和德国工人党的状况,谈到必须给在受残酷迫害的条件下进行工作的德国社会以经济援助。马克思还提到“资本论”在俄国所获得的成就。马克思请求左尔格供给他关于加利福尼亚经济状况的内容丰富的材料,以便研究在那里飞快进行的生产的资本主义集中的过程。

      11月6日 “民意党”执行委员会写信给马克思,对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其他科学著作的意义以及马克思对俄国革命运动的关心,给予高度的评价,并且请求马克思利用自己的影响来保证英美舆论对俄国革命运动的同情,特别是帮助列·加特曼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11月27日 马克思、恩格斯和拉法格、弗·列斯纳联名给11月29日在日内瓦举行的纪念一八三○年波兰革命五十周年大会寄去了一封贺信,信中希望波兰人民在争取民族解放的斗争中,同俄国工人联合行动。该信用波兰文于1881年在日内瓦发表。

      12月9—16日左右 倍倍尔、伯恩施坦及以后来的保·辛格尔抵达伦敦,会见马克思和恩格斯,讨论党的事务和加强“社会人报”的工作。

      1880年底 马克思阅读米·叶·萨尔梯柯夫(谢德林)的作品“芒烈波避难所”。他特别注意地主和农民之间的关系和俄国农村中阶级斗争的表现。

      1—6月 马克思研究有关俄国改革后社会经济发展的资料汇编、专题论著和研究著作。阅读了亚·伊·斯克列比茨基、阿·阿·戈洛瓦乔夫、斯卡尔金、尤·埃·扬松、尼·弗·丹尼尔逊的著作和其他书刊,并做了笔记。在重新研究尼·加·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没有收信人的信”的基础上,马克思写了这些信的内容概要,题为“关于俄国废除农奴制问题”。

      1月 马克思受到俄国经济学家尼·伊·季别尔教授和尼·阿·卡布鲁柯夫教授的访问。

      1月中—2月 马克思从纽文胡斯收到“资本和劳动”(对“资本论”第一卷的概述)一书以后,开列该书再版时应该更动的地方。

      2月18日左右 马克思收到维·伊·查苏利奇的信,她在信中以俄国社会主义者的名义,请求马克思谈谈对俄国社会经济发展前景的看法,特别是对俄国农民公社命运的看法。

      2月19日 马克思在给丹尼尔逊的信中,以俄国为例,分析了资本主义农业的停滞性质和收成的周期性问题、铁路建设同英美国债制度的关系问题以及资本主义生产积聚的增长问题;谈到印度的状况,英国统治阶级对印度国民财富和人民的惊人剥削。

      2月底—3月初 马克思根据查苏利奇的请求,概括他所研究的有关俄国农民公社的资料,写了回信的四个草稿,内容是关于农业生产集体形式及其在俄国实现的条件的结论。

      3月—约4月 马克思读P.F.阿里索夫的小册子“解放者亚历山大二世”和米·彼·德拉哥马诺夫的小册子“俄国的残暴屠杀”,并写了批语。

      3月8日 马克思寄信给查苏利奇,谈到他所研究的资本主义发展的理论的意义,谈到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俄国公社可能成为俄国社会复兴的起点。

      3月21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向斯拉夫人为纪念巴黎公社十周年在伦敦举行的大会写信表示祝贺。

      4—5月 马克思读亨·乔治的“进步和贫困”一书,在给斯温顿和左尔格的信中,说明该书在社会主义的假面具掩饰下企图挽救资本家的统治。

      4月8—11日左右 马克思十分注视刺杀亚历山大二世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安·伊·热里雅鲍夫、索·李·彼洛夫斯卡姬等人的案件。

      4月11日 马克思在给女儿燕·龙格的信中,说谋刺亚历山大二世的组织者是一些“普通的、能干的、勇敢的”人。对沙·龙格在激进派的报纸“正义报”上写关于格莱斯顿的爱尔兰土地法的文章作了指示,说明格莱斯顿对爱尔兰的政策是对大地主有利的剥夺政策和暴力政策。

      1881年5月—1882年2月中 为了研究原始公社制度问题,马克思对摩尔根“原始社会”一书写了一份非常详尽的摘要,并附有自己的许多评语和结论,还读了其他有关原始文化史的著述,其中包括亨·梅恩、鲁·佐姆、太勒以及其他等人的作品,并且做了摘录和评注。

      6月 马克思研究美国大工业的发展,除其他资料外,还阅读了波士顿出版的“大西洋月刊”(《Atlantic Mon-thly》)中关于“美孚油公司”、美国丝织工业和童工等方面的文章。

      6月初 马克思同海德门断绝了一切关系,后者为了达到沽名钓誉的野心家的目的,想成为觉醒的英国工人运动的首领,而同马克思接近并自称为马克思的学生。决裂的直接原因,是海德门那本希望成为他所建立的人联盟的纲领的小册子“大家的英国”。这本小册子的内容,是从“资本论”上抄来的(却没有提到马克思的名字),其中对马克思主义作了极严重的歪曲。

      6月4日 马克思收到苏格兰社会主义者罗·班纳的信,该信通知他苏格兰社会主义者代表会议即将召开,并请求他和恩格斯在组织社会主义党方面给予指示。

      7月底—8月上半月 马克思写关于土地私有制、手工业、行会、财政和法国农民在1789—1794年革命前夜的状况的笔记,做爱·弗略里的“1789年三级会议的选举”一书的摘录。

      约8—9月 马克思对殖民地人民的发展史和处境感到很大兴趣,从G.马尼的“爪哇”、约·菲尔的“印度和锡兰的雅利安人农村”两部著作中做了许多摘记,并加了评注。

      8月8日和9日 马克思从拜访他的法国社会党人沙·雅克拉尔和利沙加勒那里,得知关于法国政治事件和工人党状况的消息。

      8月17—18日 恩格斯研究马克思的数学手稿,并在给他的信中,对他发现的微分法给予很高的评价。

      约8月底—9月 马克思开列他所有的俄国书籍和资料清单(主要是关于1861年后俄国社会经济发展的),题为“我书架上的俄国资料”。阅读并摘录埃·雷·于克的“中华帝国”一书。

      10月24日左右 马克思收到汉堡出版者奥·迈斯纳准备出“资本论”第一卷第三版的建议。

      12月4日 恩格斯写纪念燕妮·马克思的悼文,该文发表在12月8日的“社会人报”上。

      12月5日 恩格斯在燕妮·马克思安葬时发表墓前悼词;该悼词发表在12月11日“平等报”上。

      约1881年底—1882年底 马克思研究世界通史。研究的成果,是“编年大事记”这一著作,该著作扼要评述了欧洲的历史事件(从公元前一世纪到公元十七世纪)。马克思最注意的,是封建制度瓦解和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现代民族国家的起源,资产阶级为确立自己的阶级统治而进行的斗争。在编写“编年大事记”时,马克思所利用的实际材料主要取自施洛塞尔的十八卷本“世界通史”,其次是博塔和科贝特的著作,卡拉姆津的“俄国国家史”,凯利的“俄国史”,赛居尔的“俄国和彼得大帝历史”以及其他资料。马克思的手稿共有4个笔记本,约105印张。

      1881年底—1882年 马克思写“关于俄国一八六一年改革和改革后的发展的札记”,这是有系统地整理和概括他所研究的关于俄国的资料和文献的开始。继续研究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资料。

      1—12月 马克思很注意报刊上发表的关于俄国社会经济关系方面的文章,阅读瓦·伊·谢美夫斯基的“女皇叶卡特林娜二世时期的农民”第一卷,安·伊萨也夫的“俄国的劳动组合”,格·米纳伊科的“阿尔汉格尔斯克省的农村土地公社”,瓦·巴·沃龙佐夫的“俄国资本主义的命运”等书籍。

      1月21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为格·瓦·普列汉诺夫翻译的“宣言”俄译本写序言。2月5日该序言的俄译文发表在“民意”杂志上。

      2月9—16日 马克思遵照医生的意见到阿尔及尔去治疗,中途在阿尔让台大女儿处停留。

      2月中 马克思在巴黎同盖得、加·杰维尔和霍·梅萨会晤,同他们讨论法国工人党的状况。

      马克思常与当地民事法庭法官费默(他曾被波拿巴放逐)会晤,从他那里了解了对阿尔及尔阿拉伯居民实行殖民压迫制度的情况。

      5月2日 马克思遵照医生的意见,离阿尔及尔经马赛和尼斯赴蒙特卡罗,在那里住一个月。

      6月6日—8月22日 马克思住在阿尔让台自己女儿燕妮·龙格那里,并在此进行了一个疗程;马克思常同拉法格会晤。

      9—10月 马克思阅读亚·尼·恩格尔加尔特的“1872—1882年十一封农村来信”一书,并在页边作了批语。

      10—11月 马克思研究原始文化史,阅读并摘录了约·拉伯克的“文明的开始和人的原始状况”一书;了解英国在埃及的财政政策;阅读迈·乔·马耳霍耳的“埃及的财政”和艾莫斯的“对埃及人的掠夺”等著作,并写提要。

      1882年10月30日—1883年1月12日 马克思住在文特诺尔。他在从事“资本论”第一卷德文第三版的准备工作。

      11月 马克思密切注视马·德普勒所作的电能远距离传送的试验,要恩格斯也注意这些试验并征询恩格斯的意见;阅读L.奥斯皮塔利埃的“电的基本应用”一书。

      11月11—23日 马克思和恩格斯就法国工人党状况交换了意见,对盖得和拉法格在同可能派的斗争中所犯的策略上的错误进行了批评。

      12月17日 马克思阅读“马尔克”手稿,在给恩格斯的信中,他对该文给以很高的评价。“马尔克”作为1883年4月出版的德文版“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的附录发表,该文于同年(3—4月)转载在“社会人报”上,并以“德国农民。他过去怎样?他现在怎样?他将来会怎样?”为标题出版了单行本。

      1月12日 马克思获得自己女儿燕妮·龙格于1月11日去世的消息后返回伦敦;他的健康状况急剧恶化。

      1月13日 恩格斯写纪念马克思女儿的悼文:“燕妮·龙格(马克思)”。悼文刊载在1月18日的“社会人报”上。

      3月18日左右 恩格斯写“卡尔·马克思的葬仪”一文,该文发表在3月22日的“社会人报”上。

      4—5月 恩格斯放下了自己的科学研究工作,着手整理马克思遗留下来的文献和手稿;阅读“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手稿;继续进行马克思做过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三版的准备工作。

上一篇:五要素影响世界科学中心转移

下一篇:没有了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