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790百万论坛转载各坛资料,789790百万论坛资料,神算子,338822.com——昭通市新闻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红安夜线】赡养上帝

发布日期:2022-01-04 13:42   来源:未知   阅读:

  •   从本期开始,我们将在每一期的文末留言区,甄选出每期节目的最佳留言,送出一份来自印象红安新媒体中心为您特别准备的现金红包,获奖的粉丝请留意后台小编的回复和红包发放,下期节目将予以公示。

      看那部小说的时候我还在上中学,读的不是很明白,这几年才慢慢咂摸出一点味道出来。

      一群自称是上帝,和人类长得一模一样的外星人,有一天突然降临这个世界,不是要和人类开战,也不是要毁灭地球,而是要求人类给他们养老。

      他们漂泊在整个宇宙几十亿年,创造了包括地球在内的无数文明最后自己的能量和资源都枯竭了,也累了,于是回到了地球,希望能够安度晚年。

      于是全世界领袖开会研究决定,20亿位上帝来到地球后,由各个国家各个家庭分配,大家一起来赡养上帝。

      人类开始很崇拜尊敬他们,好吃好喝供着,发放赡养补贴,学习他们的技术,但是等他们学会了所有上帝的技术后,蜜月就结束了。

      地球上突然增加了二十亿人口,这些上帝都是不能创造任何价值的超级老人,其中大半疾病缠身,给人类社会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各国政府要付给每个接收上帝的家庭一笔可观的赡养费,医疗和其他公共设施也已不堪重负,世界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于是上帝和原本仰慕崇拜他们的家庭爆发了激烈的矛盾,最后被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甚至一度以捡垃圾为食,上帝们终于想明白了养老是一个伪命题,于是乘坐飞船离开地球,到遥远的宇宙的黑暗中去结束自己的文明。

      人类就是孩子,上帝就是父母,如果去掉科幻的外壳,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老龄化日趋严重暴露出来的社会问题。

      2017年中国65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超过了1.6亿,人口占比11.5%,到2050年老龄化人口将达到3.6亿,届时每4个人就有1个65岁以上的老人。

      联合国2017年《世界人口展望》中预计中国将在2034年前后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2050年达26.3%,到2060年后逐渐稳定在30%左右。

      漫长的古代农业文明时期,人类生产力和医疗条件比较落后,导致导致人均寿命很短。

      五十岁就能“知天命”,知道自己差不多就到头了,70就“古来稀”,活到70的没几个。

      加上动不动就各种天灾人祸,导致周期性出现人口大衰减,加上国家又没养老保障,生命如此不堪一击,必须多生孩子才能规避种种风险。

      一来孩子养到十几岁就能下地干活,二来古代以孝廉治国,自己老了也有人养,所以生娃就是古人最理性的理财之选,和今天热衷买房一个道理。

      但是到了现代,工业能力的大幅度提高,生产高度分工,医疗条件和技术不断提高,人均寿命不断攀升,城市化的巨大效应让生娃反而变成了一种无法产生效益的巨大的投入,父母受教育程度越高,这笔投入就越巨大。

      今天的生育主力军是80和90后一代,他们大多是独生子女,成长于和平稳定的年代,相比于上一辈,他们接受了相对最好的教育,也最认同教育在工作中的重要性,自己吃了读书少的苦头,更不可能让孩子重蹈覆辙。

      于是,他们愈发往教育条件和水平更好的大城市冲击,冲击的越多,教育资源就越稀缺,教育成本就越高,成本的不断攀升和期望值的居高不下,成了无解的矛盾,让无数还处于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年轻人,选择不断推迟甚至放弃生娃。

      养老?养得了吗?不是我们孝不孝顺的问题,我们是独生子女,就两个人,上面四个老人,下面两个孩子,我拿什么顶?拿命顶吗?我顶得了吗?

      秋生的父亲是坏人吗?不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庄稼汉,守着一亩三分地,一家人都指着他过活。

      他要想办法给秋生做房子娶媳妇,要给女儿玉莲攒嫁妆,还要给一身是病的老婆治病调理,所以谁都不愿意当坏人的时候,他只能咬着牙站出来了当了坏人,把上帝这个老头从家里赶走了。

      这两个早已跻身发达国家行列的小兄弟已经不是当年90年代那么风光,反而最开始经受人口低增长和人口老龄化的双重打击。

      90年代泡沫破裂之后,整个日本社会思想都非常消极,以至于到现在日本的年轻人普遍都很丧,对生活失去目标和希望,颓废而绝望,丧失心智,漫无目的。

      结婚生孩子,想都别想,甚至连工作都不想工作,只要稍微受到一点风浪,就回到房间里当起啃老的家里蹲,一旦失业往往会选择自杀。

      权威财经杂志《经济学人》甚至将韩国的老年人问题称为“韩国之耻”,在所有发达国家里韩国老年人的贫困率和自杀率都是最高的。

      在韩国经济腾飞的时候,所有精力都投入到了经济建设之中,没有把热钱拿出来做福利和保障工程,等到再想解决养老问题的时候,已经拿不出钱了。

      而受到长期的人口控制政策和西式教育的影响,战后家庭往往亲情淡薄,年轻人被培养成才后自顾不暇,更不会再承担赡养义务。

      这样在家庭和国家的双重打击下,在韩国,有420万老年人不是在工作就是在找工作的路上,实在没有办法找工作的只能靠乞讨和救济。

      而有幸领到救济金的也只有区区2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200元,要知道韩国的生活成本,1公斤牛肉就要卖到2.4万韩元,根本无以为继。

      所以,2017年,韩国有超过7000名老人选择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也就是说,去年韩国平均每天就有20个老人自杀身亡。

      王朔曾经写道:“小的时候是怕他们,大一点就开始烦他们,再后来是针尖对麦芒,见面就吵,再后来是瞧不上他们,躲着他们,但又觉得对他们有责任,应该对他们好一点,但是就是做不出来,装都装不出来。再后来,一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

      “爸爸妈妈对不起你,因为爸爸妈妈也不知道怎么能够教好你们。爸爸我也不是一生下来就是爸爸,爸爸也是第一次当爸爸,所以,女儿你稍微,稍微体谅一下爸爸。”

      父母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爱去帮助自己的孩子,孩子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方式会是在表达爱。

      也许有一天,你也为人父为人母,你会渐渐的理解一些以前不能理解的事情,然后突然想起某个从前的片段,在那个地方,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