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790百万论坛转载各坛资料,789790百万论坛资料,神算子,338822.com——昭通市新闻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历史咨询 >

赋予传统文化新活力的年轻人

发布日期:2022-09-17 19:11   来源:未知   阅读:

  •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文化传承的队伍,为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

      本版今天推出3位青年文化传承人的故事,他们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为推广优秀传统文化贡献青春力量。

      板胡声声,锣鼓齐鸣。31岁的徐宁左手撑杆,右手紧握两根手扦,他上下不停地捻动,杖头木偶随之挥臂抬手,活灵活现,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忽然,木偶转身扭头,原本鲜艳的大花脸顷刻间变成“美猴王”,再由“美猴王”变成关公,短短数十秒,变换七八次。正当人们目不暇接时,木偶嘴巴微张,一条“火龙”喷涌而出,连带观众的嘴巴也都张成“O”形,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徐宁是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非遗保护中心职工,也是省级非遗项目——邵家班子杖头木偶戏市级代表性传承人。杖头木偶在当地又被称为“肘娃娃”,造型多样,既有模仿神话人物的表演,也吸收戏曲脸谱角色,表演集唱、念、做、打和奏乐于一身。过去娱乐活动少,当地婚丧嫁娶、岁时节庆,常有杖头木偶戏演出。

      提起与杖头木偶戏结缘,徐宁直言“不可思议”。“我打小练习西洋乐器,大学也是在音乐学院学习器乐表演。”徐宁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川剧变脸,被川剧独特的表演艺术深深吸引,之后拜师学艺,持续3年有余。

      大学毕业后,徐宁回到老家,入职甘州区文化馆。彼时,杖头木偶戏传承“断档”、时停时演、受众面狭窄,面临着“不受年轻人欢迎”的窘境,一度处于濒危的状态。杖头木偶戏的窘境深深刺痛着徐宁,他决心为杖头木偶戏谋出路。

      “何不将川剧艺术与杖头木偶戏相结合?”器乐表演出身的徐宁,大学期间掌握了变脸、喷火等川剧绝活儿,跟随老师登台演出,观众良好的反响增强了他创新木偶戏的信心,徐宁心想,“倘若融入现代生活元素,形成别具特色的木偶戏,说不定就是传承非遗的新方式。”

      说干就干。他翻阅书籍资料、求助川剧老师、请教本地民俗专家与传统艺人,借用真人变脸、喷火等原理,为木偶增设了煤油、脸谱等10多处机关装置,前后耗时两年多,历经几十次试验,终于取得成功。

      改装后的木偶重量倍增,约20斤重。“这对表演者的体力是个不小的考验。”徐宁介绍,杖头木偶戏表演讲究举功、捻功和步功,操作时要求稳、准、正、平,才能达到“人偶合一”的最佳效果。为此,他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断锻炼胳膊的耐力和身体协调性,以保证木偶衣裙的下摆始终与人眼持平。

      “杖头木偶戏的演出地点不受限制,剧场、茶园、宅院、草坪,甚至田间地头,都可以演出,是一项深深嵌入群众社会生活的戏剧表演艺术。”徐宁说,经过创新改编的木偶戏,节奏紧凑、时间更短,表演富于变化,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冲击,越来越受欢迎。不仅如此,他还设计了飞天形象木偶、裕固族舞蹈木偶,不断融入甘肃地域和民族特色,持续增添非遗文化的魅力。

      近年来,徐宁先后被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吸纳为会员,并荣获“甘肃青年五四奖章”。如今,他年均义务演出100多场次,开展非遗进校园等展示传承活动50多场次,表演停留处,往往成为年轻人的“驻足打卡点”。“现在,我们已建成专家工作室,正与高校联系对接,谋划成立大学生实习实践基地,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非遗传承队伍,弘扬非遗传统文化。”徐宁说。

      “山泉湖河美如画,黄河流域中心点,抢抓优势促发展,它就是美丽的泉城新济南……”

      课堂上,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文化馆馆员刘亚伟身穿大褂,表情生动活泼,手中的快板随着节奏起舞。他中等个头,浓眉大眼,一开口,声音响亮清脆,掷地有声。

      刘亚伟今年34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王派快板代表性传承人,师父王文喜是相声泰斗马三立的搭档、中国快板三大流派王派快板创始人王凤山之子。

      自幼学习音乐的刘亚伟在16岁时的一次萨克斯演出中与王文喜“邂逅”。老爷子对这个中气十足的孩子印象深刻,便送了他一副快板。刘亚伟拿着爱不释手,自此与快板结下了不解之缘,跟着王文喜学习。

      但是,刘亚伟毕竟毫无基础,手里抓着比巴掌还大的快板,却始终打不出节奏。但他有股不服输的劲,硬着头皮学:词很长、板儿很难,背不熟就一遍一遍地读,练不会就一遍一遍拆开练。

      2010年大学毕业后,刘亚伟先入职了槐荫区泉新学校,担任音乐老师,但他始终没忘手中的快板。王文喜虽技艺超群,教授学生不少,但像刘亚伟这样能真正安心学习、踏实传承的人却不多。有一回,老爷子主动开口:“我岁数大了,我想找个接班人,帮我把这门手艺传下去,以后,人们还能给它叫个好!”带着这份使命和嘱托,刘亚伟正式拜师王文喜,取艺名“泓艺”,成为一名中国传统曲艺传承人。

      在学校,他主动向校长请求开设快板社团“泓艺社”,利用闲暇时间教学,每周组织一次演出,其中5名学生成为职业传统曲艺传人。

      社团发展初期,刘亚伟受到了质疑:“这不就是呱嗒板吗?”“这玩意过时了吧?”

      “心里很难受,但是也提醒了我。”他说,“传统技艺要在现代传承下去,必须顺应时代,老板新唱,积极创新。”

      2016年,他创作了群口音乐快板《泉城娃,赞中华》,表演人数从传统的两三人扩大到至少26人、至多56人,演奏部分融合了现代音乐元素进行编曲,配合着集体唱词,表演观赏性大大提高,迅速走红。

      节目活了,刘亚伟却很清醒,走好传承路,必须培养好苗子,根本要靠创新。学艺,看热闹容易,学起来难,打出节奏最少要两年。那时,社团里不少孩子开始打退堂鼓。

      有一回,他带着孩子在文化街区看到一种蛤蟆形的木制乐器,刮动锯齿状木纹,就能发出声响。刘亚伟受此启发,在快板的小板边缘也磨出锯齿,小板通过锯齿直接与大板剐蹭,便发出清脆的“咔哒咔哒”声。

      “新手也能出节奏,谁试谁灵!”刘亚伟激动不已,称其为“蛤蟆板”。改造后的快板既能提高初学者热情,又能丰富快板花样,目前已申请国家专利,并已实现量产,在济南省会大剧院、济南市文旅局云平台、百花洲“一些印象”等平台售卖。

      自此,刘亚伟对创新越来越起劲。他发现,孩子们对色彩敏感,就在快板上大胆改良,增加图案,国风青花瓷、军旅迷彩风、趣味卡通等系列颇受喜爱,还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

      多年来,刘亚伟通过各种形式义务教授8000余人,获得国家设计专利3项,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系统。

      一把约莫两毫米宽的刻刀,几颗拇指大小的橄榄核,在一张工作台上,90后核雕技师佳正在埋头创作,只见她紧握刻刀,一双巧手挥舞如飞,锋利的刀尖如袅袅游丝般在橄榄核上跃动……数日之内,一座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苏州园林”就在方寸之间露出真容。

      “一把雕刀一粒核,运筹帷幄见神功”,今年29岁的佳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核雕手艺人。2013年,还在南京艺术学院读大四的佳拜师学艺,开始精研核雕技艺。从磨刀开始学起,短短一年多时间,有艺术基础且悟性好的佳就掌握了核雕的基本功。大学毕业后,佳回到家乡,成立了核雕工作室,走上创业之路。“我是年轻人,又在大学学过艺术设计,我想给非物质文化遗产核雕来点新花样。”佳说。

      经过两个多月的埋头构思,一个以“十二生肖萌宠”为设计元素的方案在她脑海里成形了。设计图纸画好了,但雕刻起来却难度不小。佳说,传统的核雕作品只有一种颜色,“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中,动物的眼睛是黑色的,这相当于要给核雕“上色”,而传统的核雕工艺根本就没有“上色”这道工序。为此,佳请教了很多老一辈的核雕手工艺人,大家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佳看到烙画艺人用烧红的烙铁作笔,在木头、竹片上烙出了一幅幅漂亮的风景画。受此启发,佳尝试着用小钻机配上特制的钻头作笔,来给“十二生肖萌宠”进行“点睛”,果不其然,当钻机的转速达到一定数值时,钻头摩擦产生的高温将萌宠的眼睛烙成了黑色。

      解决“上色”难题后,“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终于面世,与传统核雕作品严肃风格不同的是,“十二生肖萌宠”可谓时尚味十足,造型设计千姿百态,或天真灵巧,或憨态可掬……很快,这组风格独特的核雕作品就成为市场上的“爆款”,收获了一大批年轻核雕粉丝,作品一时间供不应求。

      尝到了甜头后,佳加快了创新步伐。年轻人热衷于美食文化,她就创作出了《江南味道》,将鸡头米、茭白、水芹等“水八仙”移入方寸之间;汉服热潮兴起,她便设计出一款款精美的核雕压襟;文创产品流行,她又推出了核雕做成的手机吊坠……作品题材越来越丰富,佳的业务也越来越繁忙了。

      最让佳感到自豪的作品是她在2021年创作的《红色革命精神》,该组作品通过12个栩栩如生的核雕,讴歌了12种红色革命精神。为创作《红色革命精神》,佳曾深入多个革命老区进行调研采风,感悟革命精神,在创作中淬炼思想。“革命先烈的奉献牺牲精神,给了我极大的创作动力。”佳说,“年轻手艺人应该耐得住寂寞、吃得住清苦才行,传承弘扬非遗技艺的重担已经落到年轻一代的肩膀上了,我们责无旁贷。”佳说。

      让佳感到欣喜的是,核雕这门非遗技艺正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喜爱。8月12日下午,在苏州市姑苏区苏锦街道火车站社区举办的“泰伯大学堂”核雕体验课上,佳给小学生们讲解她的作品“核舟”。看到巧夺天工的作品时,有小朋友背起了课文《核舟记》:“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文化传承的队伍,为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

      本版今天推出3位青年文化传承人的故事,他们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为推广优秀传统文化贡献青春力量。

      板胡声声,锣鼓齐鸣。31岁的徐宁左手撑杆,右手紧握两根手扦,他上下不停地捻动,杖头木偶随之挥臂抬手,活灵活现,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忽然,木偶转身扭头,原本鲜艳的大花脸顷刻间变成“美猴王”,再由“美猴王”变成关公,短短数十秒,变换七八次。正当人们目不暇接时,木偶嘴巴微张,一条“火龙”喷涌而出,连带观众的嘴巴也都张成“O”形,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徐宁是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非遗保护中心职工,也是省级非遗项目——邵家班子杖头木偶戏市级代表性传承人。杖头木偶在当地又被称为“肘娃娃”,造型多样,既有模仿神话人物的表演,也吸收戏曲脸谱角色,表演集唱、念、做、打和奏乐于一身。过去娱乐活动少,当地婚丧嫁娶、岁时节庆,常有杖头木偶戏演出。

      提起与杖头木偶戏结缘,徐宁直言“不可思议”。“我打小练习西洋乐器,大学也是在音乐学院学习器乐表演。”徐宁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川剧变脸,被川剧独特的表演艺术深深吸引,之后拜师学艺,持续3年有余。

      大学毕业后,徐宁回到老家,入职甘州区文化馆。彼时,杖头木偶戏传承“断档”、时停时演、受众面狭窄,面临着“不受年轻人欢迎”的窘境,一度处于濒危的状态。杖头木偶戏的窘境深深刺痛着徐宁,他决心为杖头木偶戏谋出路。

      “何不将川剧艺术与杖头木偶戏相结合?”器乐表演出身的徐宁,大学期间掌握了变脸、喷火等川剧绝活儿,跟随老师登台演出,观众良好的反响增强了他创新木偶戏的信心,徐宁心想,“倘若融入现代生活元素,形成别具特色的木偶戏,说不定就是传承非遗的新方式。”

      说干就干。他翻阅书籍资料、求助川剧老师、请教本地民俗专家与传统艺人,借用真人变脸、喷火等原理,为木偶增设了煤油、脸谱等10多处机关装置,前后耗时两年多,历经几十次试验,终于取得成功。

      改装后的木偶重量倍增,约20斤重。“这对表演者的体力是个不小的考验。”徐宁介绍,杖头木偶戏表演讲究举功、捻功和步功,操作时要求稳、准、正、平,才能达到“人偶合一”的最佳效果。为此,他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断锻炼胳膊的耐力和身体协调性,以保证木偶衣裙的下摆始终与人眼持平。

      “杖头木偶戏的演出地点不受限制,剧场、茶园、宅院、草坪,甚至田间地头,都可以演出,是一项深深嵌入群众社会生活的戏剧表演艺术。”徐宁说,经过创新改编的木偶戏,节奏紧凑、时间更短,表演富于变化,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冲击,越来越受欢迎。不仅如此,他还设计了飞天形象木偶、裕固族舞蹈木偶,不断融入甘肃地域和民族特色,持续增添非遗文化的魅力。

      近年来,徐宁先后被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吸纳为会员,并荣获“甘肃青年五四奖章”。如今,他年均义务演出100多场次,开展非遗进校园等展示传承活动50多场次,表演停留处,往往成为年轻人的“驻足打卡点”。“现在,我们已建成专家工作室,正与高校联系对接,谋划成立大学生实习实践基地,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非遗传承队伍,弘扬非遗传统文化。”徐宁说。

      “山泉湖河美如画,黄河流域中心点,抢抓优势促发展,它就是美丽的泉城新济南……”

      课堂上,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文化馆馆员刘亚伟身穿大褂,表情生动活泼,手中的快板随着节奏起舞。他中等个头,浓眉大眼,一开口,声音响亮清脆,掷地有声。

      刘亚伟今年34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王派快板代表性传承人,师父王文喜是相声泰斗马三立的搭档、中国快板三大流派王派快板创始人王凤山之子。

      自幼学习音乐的刘亚伟在16岁时的一次萨克斯演出中与王文喜“邂逅”。老爷子对这个中气十足的孩子印象深刻,便送了他一副快板。刘亚伟拿着爱不释手,自此与快板结下了不解之缘,跟着王文喜学习。

      但是,刘亚伟毕竟毫无基础,手里抓着比巴掌还大的快板,却始终打不出节奏。但他有股不服输的劲,硬着头皮学:词很长、板儿很难,背不熟就一遍一遍地读,练不会就一遍一遍拆开练。

      2010年大学毕业后,刘亚伟先入职了槐荫区泉新学校,担任音乐老师,但他始终没忘手中的快板。王文喜虽技艺超群,教授学生不少,但像刘亚伟这样能真正安心学习、踏实传承的人却不多。有一回,老爷子主动开口:“我岁数大了,我想找个接班人,帮我把这门手艺传下去,以后,人们还能给它叫个好!”带着这份使命和嘱托,刘亚伟正式拜师王文喜,取艺名“泓艺”,成为一名中国传统曲艺传承人。

      在学校,他主动向校长请求开设快板社团“泓艺社”,利用闲暇时间教学,每周组织一次演出,其中5名学生成为职业传统曲艺传人。

      社团发展初期,刘亚伟受到了质疑:“这不就是呱嗒板吗?”“这玩意过时了吧?”

      “心里很难受,但是也提醒了我。”他说,“传统技艺要在现代传承下去,必须顺应时代,老板新唱,积极创新。”

      2016年,他创作了群口音乐快板《泉城娃,赞中华》,表演人数从传统的两三人扩大到至少26人、至多56人,演奏部分融合了现代音乐元素进行编曲,配合着集体唱词,表演观赏性大大提高,迅速走红。

      节目活了,刘亚伟却很清醒,走好传承路,必须培养好苗子,根本要靠创新。学艺,看热闹容易,学起来难,打出节奏最少要两年。那时,社团里不少孩子开始打退堂鼓。

      有一回,他带着孩子在文化街区看到一种蛤蟆形的木制乐器,刮动锯齿状木纹,就能发出声响。刘亚伟受此启发,在快板的小板边缘也磨出锯齿,小板通过锯齿直接与大板剐蹭,便发出清脆的“咔哒咔哒”声。

      “新手也能出节奏,谁试谁灵!”刘亚伟激动不已,称其为“蛤蟆板”。改造后的快板既能提高初学者热情,又能丰富快板花样,目前已申请国家专利,并已实现量产,在济南省会大剧院、济南市文旅局云平台、百花洲“一些印象”等平台售卖。

      自此,刘亚伟对创新越来越起劲。他发现,孩子们对色彩敏感,就在快板上大胆改良,增加图案,国风青花瓷、军旅迷彩风、趣味卡通等系列颇受喜爱,还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

      多年来,刘亚伟通过各种形式义务教授8000余人,获得国家设计专利3项,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系统。

      一把约莫两毫米宽的刻刀,几颗拇指大小的橄榄核,在一张工作台上,90后核雕技师佳正在埋头创作,只见她紧握刻刀,一双巧手挥舞如飞,锋利的刀尖如袅袅游丝般在橄榄核上跃动……数日之内,一座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苏州园林”就在方寸之间露出真容。

      “一把雕刀一粒核,运筹帷幄见神功”,今年29岁的佳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核雕手艺人。2013年,还在南京艺术学院读大四的佳拜师学艺,开始精研核雕技艺。从磨刀开始学起,短短一年多时间,有艺术基础且悟性好的佳就掌握了核雕的基本功。大学毕业后,佳回到家乡,成立了核雕工作室,走上创业之路。“我是年轻人,又在大学学过艺术设计,我想给非物质文化遗产核雕来点新花样。”佳说。

      经过两个多月的埋头构思,一个以“十二生肖萌宠”为设计元素的方案在她脑海里成形了。设计图纸画好了,但雕刻起来却难度不小。佳说,传统的核雕作品只有一种颜色,“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中,动物的眼睛是黑色的,这相当于要给核雕“上色”,而传统的核雕工艺根本就没有“上色”这道工序。为此,佳请教了很多老一辈的核雕手工艺人,大家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佳看到烙画艺人用烧红的烙铁作笔,在木头、竹片上烙出了一幅幅漂亮的风景画。受此启发,佳尝试着用小钻机配上特制的钻头作笔,来给“十二生肖萌宠”进行“点睛”,果不其然,当钻机的转速达到一定数值时,钻头摩擦产生的高温将萌宠的眼睛烙成了黑色。

      解决“上色”难题后,“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终于面世,与传统核雕作品严肃风格不同的是,“十二生肖萌宠”可谓时尚味十足,造型设计千姿百态,或天真灵巧,或憨态可掬……很快,这组风格独特的核雕作品就成为市场上的“爆款”,收获了一大批年轻核雕粉丝,作品一时间供不应求。

      尝到了甜头后,佳加快了创新步伐。年轻人热衷于美食文化,她就创作出了《江南味道》,将鸡头米、茭白、水芹等“水八仙”移入方寸之间;汉服热潮兴起,她便设计出一款款精美的核雕压襟;文创产品流行,她又推出了核雕做成的手机吊坠……作品题材越来越丰富,佳的业务也越来越繁忙了。

      最让佳感到自豪的作品是她在2021年创作的《红色革命精神》,该组作品通过12个栩栩如生的核雕,讴歌了12种红色革命精神。为创作《红色革命精神》,佳曾深入多个革命老区进行调研采风,感悟革命精神,在创作中淬炼思想。“革命先烈的奉献牺牲精神,给了我极大的创作动力。”佳说,“年轻手艺人应该耐得住寂寞、吃得住清苦才行,传承弘扬非遗技艺的重担已经落到年轻一代的肩膀上了,我们责无旁贷。”佳说。

      让佳感到欣喜的是,核雕这门非遗技艺正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喜爱。8月12日下午,在苏州市姑苏区苏锦街道火车站社区举办的“泰伯大学堂”核雕体验课上,佳给小学生们讲解她的作品“核舟”。看到巧夺天工的作品时,有小朋友背起了课文《核舟记》:“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文化传承的队伍,为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

      本版今天推出3位青年文化传承人的故事,他们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为推广优秀传统文化贡献青春力量。

      板胡声声,锣鼓齐鸣。31岁的徐宁左手撑杆,右手紧握两根手扦,他上下不停地捻动,杖头木偶随之挥臂抬手,活灵活现,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忽然,木偶转身扭头,原本鲜艳的大花脸顷刻间变成“美猴王”,再由“美猴王”变成关公,短短数十秒,变换七八次。正当人们目不暇接时,木偶嘴巴微张,一条“火龙”喷涌而出,连带观众的嘴巴也都张成“O”形,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徐宁是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非遗保护中心职工,也是省级非遗项目——邵家班子杖头木偶戏市级代表性传承人。杖头木偶在当地又被称为“肘娃娃”,造型多样,既有模仿神话人物的表演,也吸收戏曲脸谱角色,表演集唱、念、做、打和奏乐于一身。过去娱乐活动少,当地婚丧嫁娶、岁时节庆,常有杖头木偶戏演出。

      提起与杖头木偶戏结缘,徐宁直言“不可思议”。“我打小练习西洋乐器,大学也是在音乐学院学习器乐表演。”徐宁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川剧变脸,被川剧独特的表演艺术深深吸引,之后拜师学艺,持续3年有余。

      大学毕业后,徐宁回到老家,入职甘州区文化馆。彼时,杖头木偶戏传承“断档”、时停时演、受众面狭窄,面临着“不受年轻人欢迎”的窘境,一度处于濒危的状态。杖头木偶戏的窘境深深刺痛着徐宁,他决心为杖头木偶戏谋出路。

      “何不将川剧艺术与杖头木偶戏相结合?”器乐表演出身的徐宁,大学期间掌握了变脸、喷火等川剧绝活儿,跟随老师登台演出,观众良好的反响增强了他创新木偶戏的信心,徐宁心想,“倘若融入现代生活元素,形成别具特色的木偶戏,说不定就是传承非遗的新方式。”

      说干就干。他翻阅书籍资料、求助川剧老师、请教本地民俗专家与传统艺人,借用真人变脸、喷火等原理,为木偶增设了煤油、脸谱等10多处机关装置,前后耗时两年多,历经几十次试验,终于取得成功。

      改装后的木偶重量倍增,约20斤重。“这对表演者的体力是个不小的考验。”徐宁介绍,杖头木偶戏表演讲究举功、捻功和步功,操作时要求稳、准、正、平,才能达到“人偶合一”的最佳效果。为此,他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断锻炼胳膊的耐力和身体协调性,以保证木偶衣裙的下摆始终与人眼持平。

      “杖头木偶戏的演出地点不受限制,剧场、茶园、宅院、草坪,甚至田间地头,都可以演出,是一项深深嵌入群众社会生活的戏剧表演艺术。”徐宁说,经过创新改编的木偶戏,节奏紧凑、时间更短,表演富于变化,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冲击,越来越受欢迎。不仅如此,他还设计了飞天形象木偶、裕固族舞蹈木偶,不断融入甘肃地域和民族特色,持续增添非遗文化的魅力。

      近年来,徐宁先后被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吸纳为会员,并荣获“甘肃青年五四奖章”。如今,他年均义务演出100多场次,开展非遗进校园等展示传承活动50多场次,表演停留处,往往成为年轻人的“驻足打卡点”。“现在,我们已建成专家工作室,正与高校联系对接,谋划成立大学生实习实践基地,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非遗传承队伍,弘扬非遗传统文化。”徐宁说。

      “山泉湖河美如画,黄河流域中心点,抢抓优势促发展,它就是美丽的泉城新济南……”

      课堂上,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文化馆馆员刘亚伟身穿大褂,表情生动活泼,手中的快板随着节奏起舞。他中等个头,浓眉大眼,一开口,声音响亮清脆,掷地有声。

      刘亚伟今年34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王派快板代表性传承人,师父王文喜是相声泰斗马三立的搭档、中国快板三大流派王派快板创始人王凤山之子。

      自幼学习音乐的刘亚伟在16岁时的一次萨克斯演出中与王文喜“邂逅”。老爷子对这个中气十足的孩子印象深刻,便送了他一副快板。刘亚伟拿着爱不释手,自此与快板结下了不解之缘,跟着王文喜学习。

      但是,刘亚伟毕竟毫无基础,手里抓着比巴掌还大的快板,却始终打不出节奏。但他有股不服输的劲,硬着头皮学:词很长、板儿很难,背不熟就一遍一遍地读,练不会就一遍一遍拆开练。

      2010年大学毕业后,刘亚伟先入职了槐荫区泉新学校,担任音乐老师,但他始终没忘手中的快板。王文喜虽技艺超群,教授学生不少,但像刘亚伟这样能真正安心学习、踏实传承的人却不多。有一回,老爷子主动开口:“我岁数大了,我想找个接班人,帮我把这门手艺传下去,以后,人们还能给它叫个好!”带着这份使命和嘱托,刘亚伟正式拜师王文喜,取艺名“泓艺”,成为一名中国传统曲艺传承人。

      在学校,他主动向校长请求开设快板社团“泓艺社”,利用闲暇时间教学,每周组织一次演出,其中5名学生成为职业传统曲艺传人。

      社团发展初期,刘亚伟受到了质疑:“这不就是呱嗒板吗?”“这玩意过时了吧?”

      “心里很难受,但是也提醒了我。”他说,“传统技艺要在现代传承下去,必须顺应时代,老板新唱,积极创新。”

      2016年,他创作了群口音乐快板《泉城娃,赞中华》,表演人数从传统的两三人扩大到至少26人、至多56人,演奏部分融合了现代音乐元素进行编曲,配合着集体唱词,表演观赏性大大提高,迅速走红。

      节目活了,刘亚伟却很清醒,走好传承路,必须培养好苗子,根本要靠创新。学艺,看热闹容易,学起来难,打出节奏最少要两年。那时,社团里不少孩子开始打退堂鼓。

      有一回,他带着孩子在文化街区看到一种蛤蟆形的木制乐器,刮动锯齿状木纹,就能发出声响。刘亚伟受此启发,在快板的小板边缘也磨出锯齿,小板通过锯齿直接与大板剐蹭,便发出清脆的“咔哒咔哒”声。

      “新手也能出节奏,谁试谁灵!”刘亚伟激动不已,称其为“蛤蟆板”。改造后的快板既能提高初学者热情,又能丰富快板花样,目前已申请国家专利,并已实现量产,在济南省会大剧院、济南市文旅局云平台、百花洲“一些印象”等平台售卖。

      自此,刘亚伟对创新越来越起劲。他发现,孩子们对色彩敏感,就在快板上大胆改良,增加图案,国风青花瓷、军旅迷彩风、趣味卡通等系列颇受喜爱,还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

      多年来,刘亚伟通过各种形式义务教授8000余人,获得国家设计专利3项,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系统。

      一把约莫两毫米宽的刻刀,几颗拇指大小的橄榄核,在一张工作台上,90后核雕技师佳正在埋头创作,只见她紧握刻刀,一双巧手挥舞如飞,锋利的刀尖如袅袅游丝般在橄榄核上跃动……数日之内,一座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苏州园林”就在方寸之间露出真容。

      “一把雕刀一粒核,运筹帷幄见神功”,今年29岁的佳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核雕手艺人。2013年,还在南京艺术学院读大四的佳拜师学艺,开始精研核雕技艺。从磨刀开始学起,短短一年多时间,有艺术基础且悟性好的佳就掌握了核雕的基本功。大学毕业后,佳回到家乡,成立了核雕工作室,走上创业之路。“我是年轻人,又在大学学过艺术设计,我想给非物质文化遗产核雕来点新花样。”佳说。

      经过两个多月的埋头构思,一个以“十二生肖萌宠”为设计元素的方案在她脑海里成形了。设计图纸画好了,但雕刻起来却难度不小。佳说,传统的核雕作品只有一种颜色,“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中,动物的眼睛是黑色的,这相当于要给核雕“上色”,而传统的核雕工艺根本就没有“上色”这道工序。为此,佳请教了很多老一辈的核雕手工艺人,大家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佳看到烙画艺人用烧红的烙铁作笔,在木头、竹片上烙出了一幅幅漂亮的风景画。受此启发,佳尝试着用小钻机配上特制的钻头作笔,来给“十二生肖萌宠”进行“点睛”,果不其然,当钻机的转速达到一定数值时,钻头摩擦产生的高温将萌宠的眼睛烙成了黑色。

      解决“上色”难题后,“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终于面世,与传统核雕作品严肃风格不同的是,“十二生肖萌宠”可谓时尚味十足,造型设计千姿百态,或天真灵巧,或憨态可掬……很快,这组风格独特的核雕作品就成为市场上的“爆款”,收获了一大批年轻核雕粉丝,作品一时间供不应求。

      尝到了甜头后,佳加快了创新步伐。年轻人热衷于美食文化,她就创作出了《江南味道》,将鸡头米、茭白、水芹等“水八仙”移入方寸之间;汉服热潮兴起,她便设计出一款款精美的核雕压襟;文创产品流行,她又推出了核雕做成的手机吊坠……作品题材越来越丰富,佳的业务也越来越繁忙了。

      最让佳感到自豪的作品是她在2021年创作的《红色革命精神》,该组作品通过12个栩栩如生的核雕,讴歌了12种红色革命精神。为创作《红色革命精神》,佳曾深入多个革命老区进行调研采风,感悟革命精神,在创作中淬炼思想。“革命先烈的奉献牺牲精神,给了我极大的创作动力。”佳说,“年轻手艺人应该耐得住寂寞、吃得住清苦才行,传承弘扬非遗技艺的重担已经落到年轻一代的肩膀上了,我们责无旁贷。”佳说。

      让佳感到欣喜的是,核雕这门非遗技艺正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喜爱。8月12日下午,在苏州市姑苏区苏锦街道火车站社区举办的“泰伯大学堂”核雕体验课上,佳给小学生们讲解她的作品“核舟”。看到巧夺天工的作品时,有小朋友背起了课文《核舟记》:“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文化传承的队伍,为实现中华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

      本版今天推出3位青年文化传承人的故事,他们以人们喜闻乐见、具有广泛参与性的方式为推广优秀传统文化贡献青春力量。

      板胡声声,锣鼓齐鸣。31岁的徐宁左手撑杆,右手紧握两根手扦,他上下不停地捻动,杖头木偶随之挥臂抬手,活灵活现,赢得观众阵阵掌声。

      忽然,木偶转身扭头,原本鲜艳的大花脸顷刻间变成“美猴王”,再由“美猴王”变成关公,短短数十秒,变换七八次。正当人们目不暇接时,木偶嘴巴微张,一条“火龙”喷涌而出,连带观众的嘴巴也都张成“O”形,大家纷纷鼓掌叫好。

      徐宁是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非遗保护中心职工,也是省级非遗项目——邵家班子杖头木偶戏市级代表性传承人。杖头木偶在当地又被称为“肘娃娃”,造型多样,既有模仿神话人物的表演,也吸收戏曲脸谱角色,表演集唱、念、做、打和奏乐于一身。过去娱乐活动少,当地婚丧嫁娶、岁时节庆,常有杖头木偶戏演出。

      提起与杖头木偶戏结缘,徐宁直言“不可思议”。“我打小练习西洋乐器,大学也是在音乐学院学习器乐表演。”徐宁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川剧变脸,被川剧独特的表演艺术深深吸引,之后拜师学艺,持续3年有余。

      大学毕业后,徐宁回到老家,入职甘州区文化馆。彼时,杖头木偶戏传承“断档”、时停时演、受众面狭窄,面临着“不受年轻人欢迎”的窘境,一度处于濒危的状态。杖头木偶戏的窘境深深刺痛着徐宁,他决心为杖头木偶戏谋出路。

      “何不将川剧艺术与杖头木偶戏相结合?”器乐表演出身的徐宁,大学期间掌握了变脸、喷火等川剧绝活儿,跟随老师登台演出,观众良好的反响增强了他创新木偶戏的信心,徐宁心想,“倘若融入现代生活元素,形成别具特色的木偶戏,说不定就是传承非遗的新方式。”

      说干就干。他翻阅书籍资料、求助川剧老师、请教本地民俗专家与传统艺人,借用真人变脸、喷火等原理,为木偶增设了煤油、脸谱等10多处机关装置,前后耗时两年多,历经几十次试验,终于取得成功。

      改装后的木偶重量倍增,约20斤重。“这对表演者的体力是个不小的考验。”徐宁介绍,杖头木偶戏表演讲究举功、捻功和步功,操作时要求稳、准、正、平,才能达到“人偶合一”的最佳效果。为此,他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不断锻炼胳膊的耐力和身体协调性,以保证木偶衣裙的下摆始终与人眼持平。

      “杖头木偶戏的演出地点不受限制,剧场、茶园、宅院、草坪,甚至田间地头,都可以演出,是一项深深嵌入群众社会生活的戏剧表演艺术。”徐宁说,经过创新改编的木偶戏,节奏紧凑、时间更短,表演富于变化,带给观众不一样的视觉冲击,越来越受欢迎。不仅如此,他还设计了飞天形象木偶、裕固族舞蹈木偶,不断融入甘肃地域和民族特色,持续增添非遗文化的魅力。

      近年来,徐宁先后被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吸纳为会员,并荣获“甘肃青年五四奖章”。如今,他年均义务演出100多场次,开展非遗进校园等展示传承活动50多场次,表演停留处,往往成为年轻人的“驻足打卡点”。“现在,我们已建成专家工作室,正与高校联系对接,谋划成立大学生实习实践基地,吸引更多年轻人加入非遗传承队伍,弘扬非遗传统文化。”徐宁说。

      “山泉湖河美如画,黄河流域中心点,抢抓优势促发展,它就是美丽的泉城新济南……”

      课堂上,山东省济南市槐荫区文化馆馆员刘亚伟身穿大褂,表情生动活泼,手中的快板随着节奏起舞。他中等个头,浓眉大眼,一开口,声音响亮清脆,掷地有声。

      刘亚伟今年34岁,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王派快板代表性传承人,师父王文喜是相声泰斗马三立的搭档、中国快板三大流派王派快板创始人王凤山之子。

      自幼学习音乐的刘亚伟在16岁时的一次萨克斯演出中与王文喜“邂逅”。老爷子对这个中气十足的孩子印象深刻,便送了他一副快板。刘亚伟拿着爱不释手,自此与快板结下了不解之缘,跟着王文喜学习。

      但是,刘亚伟毕竟毫无基础,手里抓着比巴掌还大的快板,却始终打不出节奏。但他有股不服输的劲,硬着头皮学:词很长、板儿很难,背不熟就一遍一遍地读,练不会就一遍一遍拆开练。

      2010年大学毕业后,刘亚伟先入职了槐荫区泉新学校,担任音乐老师,但他始终没忘手中的快板。王文喜虽技艺超群,教授学生不少,但像刘亚伟这样能真正安心学习、踏实传承的人却不多。有一回,老爷子主动开口:“我岁数大了,我想找个接班人,帮我把这门手艺传下去,以后,人们还能给它叫个好!”带着这份使命和嘱托,刘亚伟正式拜师王文喜,取艺名“泓艺”,成为一名中国传统曲艺传承人。

      在学校,他主动向校长请求开设快板社团“泓艺社”,利用闲暇时间教学,每周组织一次演出,其中5名学生成为职业传统曲艺传人。

      社团发展初期,刘亚伟受到了质疑:“这不就是呱嗒板吗?”“这玩意过时了吧?”

      “心里很难受,但是也提醒了我。”他说,“传统技艺要在现代传承下去,必须顺应时代,老板新唱,积极创新。”

      2016年,他创作了群口音乐快板《泉城娃,赞中华》,表演人数从传统的两三人扩大到至少26人、至多56人,演奏部分融合了现代音乐元素进行编曲,配合着集体唱词,表演观赏性大大提高,迅速走红。

      节目活了,刘亚伟却很清醒,走好传承路,必须培养好苗子,根本要靠创新。学艺,看热闹容易,学起来难,打出节奏最少要两年。那时,社团里不少孩子开始打退堂鼓。

      有一回,他带着孩子在文化街区看到一种蛤蟆形的木制乐器,刮动锯齿状木纹,就能发出声响。刘亚伟受此启发,在快板的小板边缘也磨出锯齿,小板通过锯齿直接与大板剐蹭,便发出清脆的“咔哒咔哒”声。

      “新手也能出节奏,谁试谁灵!”刘亚伟激动不已,称其为“蛤蟆板”。改造后的快板既能提高初学者热情,又能丰富快板花样,目前已申请国家专利,并已实现量产,在济南省会大剧院、济南市文旅局云平台、百花洲“一些印象”等平台售卖。

      自此,刘亚伟对创新越来越起劲。他发现,孩子们对色彩敏感,就在快板上大胆改良,增加图案,国风青花瓷、军旅迷彩风、趣味卡通等系列颇受喜爱,还申请了外观设计专利。

      多年来,刘亚伟通过各种形式义务教授8000余人,获得国家设计专利3项,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教学系统。

      一把约莫两毫米宽的刻刀,几颗拇指大小的橄榄核,在一张工作台上,90后核雕技师佳正在埋头创作,只见她紧握刻刀,一双巧手挥舞如飞,锋利的刀尖如袅袅游丝般在橄榄核上跃动……数日之内,一座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苏州园林”就在方寸之间露出真容。

      “一把雕刀一粒核,运筹帷幄见神功”,今年29岁的佳是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的核雕手艺人。2013年,还在南京艺术学院读大四的佳拜师学艺,开始精研核雕技艺。从磨刀开始学起,短短一年多时间,有艺术基础且悟性好的佳就掌握了核雕的基本功。大学毕业后,佳回到家乡,成立了核雕工作室,走上创业之路。“我是年轻人,又在大学学过艺术设计,我想给非物质文化遗产核雕来点新花样。”佳说。

      经过两个多月的埋头构思,一个以“十二生肖萌宠”为设计元素的方案在她脑海里成形了。设计图纸画好了,但雕刻起来却难度不小。佳说,传统的核雕作品只有一种颜色,“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中,动物的眼睛是黑色的,这相当于要给核雕“上色”,而传统的核雕工艺根本就没有“上色”这道工序。为此,佳请教了很多老一辈的核雕手工艺人,大家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

      一次偶然的机会,佳看到烙画艺人用烧红的烙铁作笔,在木头、竹片上烙出了一幅幅漂亮的风景画。受此启发,佳尝试着用小钻机配上特制的钻头作笔,来给“十二生肖萌宠”进行“点睛”,果不其然,当钻机的转速达到一定数值时,钻头摩擦产生的高温将萌宠的眼睛烙成了黑色。

      解决“上色”难题后,“十二生肖萌宠”系列作品终于面世,与传统核雕作品严肃风格不同的是,“十二生肖萌宠”可谓时尚味十足,造型设计千姿百态,或天真灵巧,或憨态可掬……很快,这组风格独特的核雕作品就成为市场上的“爆款”,收获了一大批年轻核雕粉丝,作品一时间供不应求。

      尝到了甜头后,佳加快了创新步伐。年轻人热衷于美食文化,她就创作出了《江南味道》,将鸡头米、茭白、水芹等“水八仙”移入方寸之间;汉服热潮兴起,她便设计出一款款精美的核雕压襟;文创产品流行,她又推出了核雕做成的手机吊坠……作品题材越来越丰富,佳的业务也越来越繁忙了。

      最让佳感到自豪的作品是她在2021年创作的《红色革命精神》,该组作品通过12个栩栩如生的核雕,讴歌了12种红色革命精神。为创作《红色革命精神》,佳曾深入多个革命老区进行调研采风,感悟革命精神,在创作中淬炼思想。“革命先烈的奉献牺牲精神,给了我极大的创作动力。”佳说,“年轻手艺人应该耐得住寂寞、吃得住清苦才行,传承弘扬非遗技艺的重担已经落到年轻一代的肩膀上了,我们责无旁贷。”佳说。

      让佳感到欣喜的是,核雕这门非遗技艺正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喜爱。8月12日下午,在苏州市姑苏区苏锦街道火车站社区举办的“泰伯大学堂”核雕体验课上,佳给小学生们讲解她的作品“核舟”。看到巧夺天工的作品时,有小朋友背起了课文《核舟记》:“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