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790百万论坛转载各坛资料,789790百万论坛资料,神算子,338822.com——昭通市新闻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欧洲区+外高加索+中亚 俄专家分出独联体三区

发布日期:2022-01-13 22:47   来源:未知   阅读:

  •   中新网5月20日电 据俄新社报道,俄政治局势中心分析室主任安纳托利·别利亚耶夫认为,目前举世关注的独联体国家颜色革命问题,实质上是这些国家在西方民主、经济、社会价值观扩张冲击下的选择问题。

      已经或将来可能发生颜色革命的原因、前景和结果各有不同,经济落后、社会问题尖锐、政治腐败、统治制度等未必是决定原因,西方政治体制和市场模式的诱惑,经济和民主扩张,特工部门的颠覆活动,对反对派的资助等因素不容忽视。

      根据民众准备接受西方价值观、经济和政治体制,真正融入西方文明的不同心理认可程度,独联体国家可划分为欧洲部分、外高加索、中亚3个地缘政治区。

      从社会经济和文化历史观点来看,独联体欧洲部分国家准备接受西方民主模式的程度最高,企图在此发展和扩张的美国和欧洲干预力度也最大,并且已初显成效,乌克兰橙色革命就是实例。

      在独联体国家内,乌克兰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处于前列,尤先科当选总统后,乌克兰政治、经济与西方民主、市场经济和美欧大财阀之间的相互联系明显加强,最有可能率先加入欧盟和北约,成为独联体国家欧化的排头兵。

      摩尔多瓦有可能通过与已加入大欧洲的罗马尼亚间的特殊关系融入西方世界,但在此前应先找到解决德涅斯特河沿岸问题的办法。

      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政治实力超强,统治有力,能完全控制国内政治局势,是西方经济民主扩张计划的严重威胁。要想煽动反对派发动革命,推翻卢卡申科政权,西方惟一的机会是挑拨白俄罗斯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寻机下手。

      西方国家对外高加索地区有着特殊的兴趣,是其全球扩张、传播西方标准计划的重要目标。该地区是里海和中亚地区油气资源的重要战略过境渠道,同时与俄罗斯的“软肋”,局势一直无法稳定的北高加索地区紧密相连,自然会被美欧利用。但是,高加索不是欧洲,该地区复杂的社会、经济、种族、宗教、政治问题是西方价值观传播的主要障碍。

      尽管格鲁吉亚爆发“天鹅绒革命”,亲西方的萨卡什维利上台,但重量级人物,前总理日瓦尼亚的神秘死亡,民众对西方势力的疑虑,充分表明格鲁吉亚远未做好接受西方文明价值观的准备。

      美欧基金会大力支持的亚美尼亚反对派力量仍然偏弱,两年多来,未能根据格鲁吉亚革命模式夺权。亚美尼亚如今仍受俄罗斯的强势影响,俄积极提供军事技术和经济支持,协助解决卡拉巴赫问题,接受西方民主为时尚早。

      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尽管不断受到美国各种国家机构和非政府机构的指责,但其政权基础牢固,反对派实力不足以对其构成严重威胁,近期未必会爆发颜色革命。民众非常担心外部势力兴风作浪,煽动反对派引发骚乱,导致社会灾难。阿塞拜疆地位特殊,被美国石油公司视为重要能源进口基地,同时又是更丰富的中亚油气资源过境的关键地区,美国对其政策极其谨慎。

      中亚国家经济发展相对比较落后,虽然受到西方民主化的诱惑,但国家和人民都能认识到一旦爆发社会危机将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加上复杂的民族、宗教矛盾,因此,中亚国家最不容易接受西方民主价值观。

      吉尔吉斯革命与格鲁吉亚、乌克兰颜色革命有较大不同,阿卡耶夫政权在被推翻前,多年来一直试图接受西方民主观,却始终不能成功,充分说明是领土、氏族矛盾,而不是经济问题,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乌兹别克斯坦安集延骚乱事件虽然表明了一些民众对当局的不满,但制造骚乱的武装分子多是与贩毒分子有联系的传统穆斯林,不是亲西方的民主派。

      土库曼斯坦总统尼亚佐夫的统治地位仍然相当牢固,爆发革命会导致国家形式上的分裂,种族矛盾将是决定性的,政治民主不是主要问题。

      塔吉克斯坦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经在“民主化”口号下爆发过国内战争,血的事实充分表明盲目复制西方政治体制将会带来什么样的恶果。

      在中亚国家中,哈萨克斯坦最为关键,它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地缘政治位置重要,是西方经济和军事战略体系的主要目标。新哈萨克人精英接受的都是西方教育,定位于西方价值观,但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政权拥有强大的政治和经济资源,在社会经济政策上的余地较大,能充分限制反对派势力,短期内接受西方民主的可能性也不大。(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