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9790百万论坛转载各坛资料,789790百万论坛资料,神算子,338822.com——昭通市新闻出版

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墙里墙外的普通人

发布日期:2022-08-21 15:01   来源:未知   阅读:

  •   也许人都是很难跳出目之所及去谈论公平的,感受来感受去,最清晰的感受还是自己的委屈。也许是策略,也许发自内心,艾希曼辩称,如果有些事情一定要发生,那么最好秩序井然地发生。据此,他认为他是在帮助受害者,让他们好过些。

      利用系统的谎言,让受害者不知情地死去(我疑心有多少人能在毒气室的最后时刻理解自己的命运,窒息的不仅是自己的命,还有一整个文明),批量进行这种事务的人确信自己从未怀着卑劣的动机,搞不好还感受到自己天选之子的命运,有意无意间提一嘴被审判代替被褒扬的委屈?他并没有逃避审判,事实上从他在阿根廷被以色列人发现并逮捕,他一直很合作,在审判廷上也说得上是侃侃而谈。他临刑前两小时才知道免死无望,颇为高姿态地走上了绞刑架。

      如果不跳出艾希曼来看别人在类似情境所做的抉择,我们几乎会被艾希曼说服,是的,也许你我都会像他那样做。但的确有人不。那是一份带军衔的工作,并不是不可拒绝的。很多人拒绝了这样的工作,甚至有的人到了集中营亲眼看到了发生的事情后,又找借口摆脱这份工作。没有证据表明那些拒绝了这类工作的人会上军事法庭。

      纳粹内在的官僚系统自然而然排除了一些人的同时,吸引了一些人。明明都是普通人,即便有好坏之分,在艾希曼自己眼里,他可比那些趁机发大财,又或者后来背叛了元首的官僚要好得多;在他人眼中,艾希曼比很多长官都更和蔼可亲。然而,在统筹安排一群人去死的路上,人与人之间的抉择的确是出现了分歧。

      不同个体的不同抉择会对更大的群体产生影响,微小的变量经过系统里的重重反应,结果天差地别。以国别来说,不同国家应对第三帝国排犹压力的反应与结果是天差地别的。

      最不懂得“知恩图报”的就是保加利亚了,明明在纳粹的帮助下获得很多领土,但是他们表现得对“犹太问题”的理解非常“幼稚”。二战期间他们是同意颁布反犹法令的,但是呢,把有劳动能力的犹太男性征为劳动力,又允许犹太人改宗后得到赦免,部分特别身份比如犹太医生或商人可以使用物权法定原则,实在没什么适用条例的犹太人也不要紧,有特别优待,大概有十分之一的本国籍犹太人获得了这种无以名状的优待,他们甚至还给外国犹太人发了数百也许上千个签证。接着保加利亚政府长吁一口气,表示“目前的形势每个人都很满意”,不得不戴上专属星标的犹太人“从被误导的民众那里收获了如此多的同情,到头来还为自己身上的标志颇感自豪”(p186)。

      保加利亚自然不是万众一心、悠哉哉把事情办成这样的。反犹民众会阻挠犹太人到火车站,也在王宫门前组织示威,连当时的鲍里斯国王都被德国情报部门杀害了,但新任国王丹内克尔没有丢前国王的脸。宗教领袖也格外一致,主教斯特凡明目张胆地宣称自己符合教规:“上帝已经决定了犹太人的命运,人类没有权利折磨并迫害犹太人”。

      真不怪德国驻索菲亚大使如此绝望:“他们缺乏我们所有的那种思想启蒙”。直到1944年8月反犹法令被废止,没有一个保加利亚籍犹太人被遣送或非正常死亡。

      阿伦特表示并没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可以理解保加利亚的奇葩,毕竟多民族混合居住是很多欧洲国家的共同特征。南斯拉夫克罗地亚呢,奇葩得没有这么刚,但是各种莫名其妙的情况令德国人恼火,不管是政府还是乌斯塔沙(极右翼民族主义组织)头目都娶了犹太女人,为克罗地亚事务作过贡献的犹太人可以挤身为“高贵的雅利安人”耶,搞来搞去最后都是自己人,还搞啥?

      在隔壁塞尔维亚地区的犹太人则命途迥异,就地解决与毒气室并行不误。希腊北部是德国占领,南部由意大利占领,犹太人命运没有太多疑义,有长达两个月期间每天都有列车开往奥斯维辛。就是这个国家,还有脸提古希腊的荣光。罗马尼亚则以其“大规模的、自发式机制的恐怖”,杀得简直不亦乐乎,连党卫军都被震慑住了,1942年艾希曼去信恳求外交部“停止罗马尼亚人现阶段无组织且不成熟的对犹太人赶尽杀绝的行动”,撤离工作毕竟还是要以德国犹太人为先,野蛮人喧宾夺主算什么事。荒唐似乎又属“情理之中”的是,一旦罗马尼亚人发现遣送犹太人可以赚取硬通货美元,这个地方成为后来犹太人移民至巴勒斯坦的稀有渠道之一。

      以上是属于巴尔干地区几个国家,相较于西欧、中欧和东部地区,国家间的应对可能拥有最鲜明的对比。而作为一个普通犹太人,出生在哪个国家,后来又被遣送到哪个地区,遭受什么样的命运,就全乎是运气在起着核心作用了。

      选择了这份工作的艾希曼,与放弃了这份工作的非艾希曼,又是什么在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呢?

      文明固有的自信,有时候会显得特别悲哀。在第三帝国,最早一批被遣送的犹太人可能是最礼貌,在各种风声鹤唳中仍对文明保有最基本信念的犹太人。因为当时的法律不允许破门而入,所以最早那批,就是一敲门就应门,然后相信了警察说的话:拿上护照登记一下,很快就可以回家。他们再也没能回家。